• <u id="7x942"><dl id="7x942"></dl></u>
    <u id="7x942"></u>

    <b id="7x942"></b>
    <source id="7x942"></source>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怎樣理解慈善法中成本15%的爭議?

      對那些真誠捐贈公益慈善的社會人士來說,15%爭議的看點也絕非要附議道德綁架,而是要竭力看到公益慈善背后的真實情況,以及圍繞立法出現的爭議所影射出的公益及社會情勢。公眾任何時候將社會小額捐款貢獻給公益行業,都不算晚,也不該僅僅以立法與否作為依據。

      文丨令狐卿(搜狐特約評論員)

      慈善法草案正在兩會上經歷最后的審議,并在16日進行表決。在前幾天,代表委員在審議過程中,有工商界別的提出意見,認為現有條款中對公募基金會管理成本“不得超出當年總支出的15%”規定的比例太高,圍繞這個數字的爭議迅速升溫。

      按照現有的基金會管理條例,這個數字是10%,但是在實踐中一般都會盡力保持更低的點,一方面許多官辦慈善基金會的成本由財政撥付,不需要花掉這個比例的成本就可以很好運轉,另一方面在社會抱有“零成本公益”的偏見下,也不想觸犯眾怒。

      慈善與公益天差地別

      這里需要澄清一個概念問題,慈善與公益并不是一回事。慈善是對財富的轉移與再配置,而公益是使用一整套辦法來讓社會變得更好。因此在你討論多少管理成本更合適,,是否需要立法“一刀切”劃定成本線,需要區別慈善與公益這兩個基本概念,才不致于顧此失彼。

      在許多人的理解中,慈善不需要付出,無非是把善款交給受助人。這么個想法對應的是傳統的慈善方式,它的活動范圍限于本地區,施展的方式是借助現有的慈善體制,借助行政系統來實現。一旦面對長距離投放資源、尤其是扎根社區類型的慈善需求,就捉襟見肘。

      對于這種需求,官辦慈善的常規做法還是化整為零,無論多么長距離,都通過行政體系負擔。這就將行政效率扯進了慈善效能中來,而我們知道行政系統對慈善的利用效率很差,就會直接降低善款的效果。這就是零成本或低成本慈善的必然后果。

      在常規的慈善機構之外,公益機構在面對慈善需求時,看到的是背后的結構性問題,而且希望用一套全新的社會解決方案來應對。比如,在地震后,慈善做法會將善款交給當地政府去使用,交完善款任務就完成了,善款能否盡到用途,很難被監管。

      但公益組織會在災后重建中考慮更多,比如如何修建足夠堅固的農舍,它會根據震區的地理環境、人文特點、建筑風格選擇房型、材料,與災民合議建房的流程,將社區力量引入其中。這種工作肯定需要更多成本,人力投入大,周期也長,但它的成果是一勞永逸的。

      民間公益對成本紅線最不安

      在幾次地震之后,國人已經看到了慈善與公益在救災及重建中的不同,也開始意識到公益需要成本其實是為了獲得更好的改變。慈善法在一開始的時候不是叫公益法,也是一種精巧的、體現抑揚的考慮。因此,當15%紅線出來,感到不安的不是官辦慈善,而是民間公益。

      公益行業與慈善有著密切的聯系,經過汶川大地震以來的發展,已經在各個社會問題上建立了相應的機構,有了初步的解決方案,也有公益人日夜努力。但因為公益的本質與慈善不同,它要克服許多固有的認知誤區甚至是偏見,公益行業的發展及公益常識的普及并不如人意。

      對公益的認知偏見主要是一種源自對慈善基本含義的道德化要求,比如要求做公益的人只付出不收獲,認為做公益慈善不需要成本,認為公益人士的收入不能太高,否則就是玷污了慈善之名。這種道德期許已經成為一種道德綁架,認為15%的成本離譜,即是典型表現。

      如果慈善只是靠傳統慈善依附于行政力量進行,其前途不甚樂觀。而在公益力量的推動下,傳統慈善也開始采用新的、獨立于行政的方式展開幫扶,慈善與公益相向而行,兩下多有合作,模式上相互借鑒。但這種共識特別脆弱,就因為社會上不時會響起道德綁架的呵斥。

      一刀切的成本劃定弊大于利

      現代慈善公益早已不是逢年過節送溫暖那么單一陳舊,而是要提供社會第三方的解決方案,增加社會自治能力,來從根本上上主動消除貧困問題、教育問題、發展問題、性別問題及權利問題。它是一個完整的行業,對成本及收益都有正常期望,誰見過要給中石油劃定成本紅線的?

      現在的公益慈善生態,主要體現為基金會作為資助的上游、其他公益慈善機構作為執行的下游,對基金會成本的紅線限制,就會對整個公益慈善生態帶來一級一級的節制,就像河流上的梯級大壩,會窒息生態。但凡對公益慈善有著比送溫暖更高理想的,都會看出這么做的弊端。

      對慈善公益按照支出總額劃定成本線,最核心的考慮是逼著把善款花掉,防止慈善資金沉淀,避免因此產生腐敗問題。但是對一名捐贈人來說,最關鍵的是看資金利用的效率,而被花掉的方式——有的公益項目可以持續數年之久,這不是浪費,而是必需。

      對公募基金會而言,必須要花掉當年七成捐款,就逼迫它們上短期項目,對那些真正需要長期投入的項目和地區,無法集中資源、持續供應。實際上,慈善就成了萬金油,只能供一時之需,而對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并無幫助。這是基金會、慈善公益業界反對15%的根本原因。

      成本控制比不必然導致清廉慈善

      普通人對限制慈善公益的成本持贊成立場,來源于他們對官辦慈善的諸多丑聞的惡感印象。然而,如果仔細分析,可以看到無論是郭美美風波、河南宋基會投資房地產,都與成本控制無關,而是做事方式出現了問題。這么多丑聞,實際上否定了“成本控制帶來清廉慈善”的邏輯推斷。

      成本控制既不能帶來清廉慈善,也不能帶來高效慈善,反而會持續地維持固有的慈善公益格局,不僅無助于公益行業的良性發展,也不能推動慈善的迭代進步,最終只能是讓慈善公益在低水平上重復。而低水平重復的慈善,又會降低捐贈人預期,減少捐贈,整個形成惡性循環。

      很多人有個印象,以為公益慈善行業在大發展,最喜歡舉出的數字就是捐款額度多少多少億元。其實,這是沒有意義的證據。實際上在汶川地震800多億元捐贈之后,社會捐贈總額是在下降的,次年就降到600多億元。而且對這個數字還要具體分析。

      在這些社會捐贈中,相當比例的屬于私人定向募捐,比如高校教育基金會,捐贈總額非常高,但是進入社會幫扶領域的很少。除去這一部分,社會捐贈總額中還會被官辦慈善“切走”一大部分,真正是以社會捐贈、通過社會手段來幫助解決社會問題的公益資金不是多而是少。

      頂層設計與社會義憤當有節制

      在頂層設計上,以一個寬泛的總額來對慈善公益做出判斷,并得出強化慈善控制的邏輯,很可能大而無當,必須要看到更細致的構成及分布才行。而在一個捐贈人的角度,更不能聽從這樣的判斷,而要理解慈善發展及公益需求,其前提之一就是給予包括成本在內的行業自主。

      可以打消很多行外人顧慮的是,慈善法之外,慈善公益行業當中早有基本的法律規定,慈善法是充實而不是新建了慈善公益的法制環境。即使沒有慈善法,慈善公益也不會亂;有了慈善法,它依舊要克服包括成本在內的諸多問題。以為慈善法可以一攬子解決慈善問題,是不現實的。

      在慈善法草案文本形成之前,公益組織及慈善基金會就舉行過行業大規模的研討會,并且形成了非常詳細的立法建議。遺憾的是,這些全面的、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意見建議并未在草案文本上有充分體現。15%的爭議出來后,社會及行業中的代表性聲音再次出現,希望能幫助立法者明智決定。

      沒人拒絕看到完美的慈善法律,無非是希望它能夠更切實地推動不無停滯感的慈善公益行業向前再多走幾步。對15%的成本紅線的爭議,體現出基于強調規制、而不是立足公益慈善現實場景的立法思路,其實加重了割裂,而不是增進共識,已經造成業內擔憂。

      對那些真誠捐贈公益慈善的社會人士來說,15%爭議的看點也絕非要附議道德綁架,而是要竭力看到公益慈善背后的真實情況,以及圍繞立法出現的爭議所影射出的公益及社會情勢。公眾任何時候將社會小額捐款貢獻給公益行業,都不算晚,也不該僅僅以立法與否作為依據。

      3月12日,十二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召開全體會議上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草案)》的修改稿,對于備受關注的草案第六十條慈善組織開展慈善活動的年度支出和管理成本的標準問題,將草案的上述規定修改為:慈善組織中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基金會開展慈善活動的年度支出,不得低于上一年總收入的70%或者前三年收入平均數額的70%;年度管理費用不得超過當年總支出的10%,特殊情況下,年度管理費用難以符合前述規定的,應當報告其登記的民政部門并向社會公開說明情況。

      專題策劃: 搜狐評論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