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7x942"><dl id="7x942"></dl></u>
    <u id="7x942"></u>

    <b id="7x942"></b>
    <source id="7x942"></source>

      搜狐網站搜狐星空

      奧蘭多槍殺案警示新型恐怖主義風險

      他們植根于現有的政治極化主義紛爭中,卻又難以被現有的主要針對有組織犯罪和極端主義的安全機關所偵測或預防,而公眾往往對身邊的極化政治趨勢無所覺察,只被政客的煽動言論所蠱惑,可能最終喪失了霍布斯時代以來為中產階級道德所界定的核心——寬容。

        人們對社會秩序有一種驚人的偏好穩定,往往導致道德的保守主義和社會僵化,拒絕任何形式的社會異端、脫序和社會進步,但有時,也會帶來一種正面效應,遇變不驚,社會不太容易因為遭遇地震、疾病或者恐怖襲擊爆發時面臨普遍恐慌,而保持沉著應對,就像泰坦尼克號將沉之際的甲板樂隊一般鎮定。

        這是一個成熟社會令人艷羨的品質,也是昨天美國奧蘭多恐怖襲擊發生后,無論美國人民,還是中國看客們,都可以思考、都可以選擇的一個角度。我們是否可以不因恐怖主義改變自己的生活和社會秩序,不因恐襲帶來的或多或少的傷亡而一驚一乍、情緒不穩,而是學會與之共處?

        乍看之下,如此建議似乎有些中式“維穩”的調調。一定有人會問,那么遇到浦東機場爆炸案,是否也應當如此鎮定,不去追究無辜傷亡,不去思考爆炸背后的各種社會的、制度的成因?或者,奧蘭多恐襲后,不去反思伊斯蘭極端主義、移民同化、槍支管制等問題?

        答案當然不是如此。事實上,不到24小時,各種杞人憂天言論和政局預測就紛紛出臺,政治觀察家們也很快預測穆斯林、移民、槍支和同性戀問題等會在美國大選中因為此案而共同發酵,中國不少網友也第一時間站到了排外、保守的川普一邊,仿佛“9.11”后“今夜我們都是美國人”一般的同仇敵愾。我們沒有理由懷疑這次可能是美國最近歷史上傷亡最多的單人恐怖襲擊案,而且涉入如此復雜的宗教、種族、移民、同性戀問題而可能對美國政治和社會造成深遠影響。

        但是,如果我們理解恐怖主義、特別新型恐怖主義是作為后現代-全球化社會的伴生物,或許就會釋然。也就是說,這種恐怖主義幾乎不可避免,除非付出巨大的、難以接受的代價,或者中止全球化進程,或者投入巨大成本構建一套幾乎不可能的安保體系。前者,意味著維持現有社會秩序的基礎崩潰,而后者,不僅經濟上不可接受,日常生活被緊急狀態化而根本改變也不可能接受。更不能接受的,就是地方警察力量可能在安保名義下過度軍事化而造成對大眾和社會秩序的直接威脅,如美國近年弗格森事件和巴爾的摩事件所揭示的。

        另一方面,單就這起恐怖主義襲擊的性質而論,各方面都代表著一種與稍早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類似的新型恐怖主義,也就是單一議題的恐怖主義,而且多采取單人行動,即“獨狼”模式,早已經成為美國近年來遭遇恐怖主義襲擊的主流樣式,卻讓人無可奈何。他們植根于現有的政治極化主義紛爭中,卻又難以被現有的主要針對有組織犯罪和極端主義的安全機關所偵測或預防,而公眾往往對身邊的極化政治趨勢無所覺察,只被政客的煽動言論所蠱惑,可能最終喪失了霍布斯時代以來為中產階級道德所界定的核心——寬容。這本是我們面對各種自然與人為意外時保持沉著、堅定保衛社會自由秩序的倫理基礎。

        具言之,相對于極左翼恐怖主義、極右翼恐怖主義、宗教恐怖主義、和他國的國家恐怖主義等,在美國或者其他成熟民主國家內,公眾和安全機關所面對的恐怖主義越來越多的是來自本土的單一議題恐怖主義行動,如動物權利、環境或生態議題、反墮胎、反基因工程等。僅僅最新的與反基因工程有關的恐怖襲擊,進入二十一以來,美國就發生了超過50起。而與環保有關的恐怖主義行動在未來還可能繼續,并且結合單一議題和無政府主義民兵的行動模式。

        奧蘭多的恐襲案,則證實了右翼恐怖主義的一個新變化,不僅有原先的本土白人民兵,而且新移民也開始介入其中,如此次襲擊的主角——來自阿富汗的奧馬爾。而且,他的襲擊動因直接指向美國文化組成的LGBT,因為對男同現象的不滿而采取行動。表明,新移民的文化融合問題也會成為恐怖主義的根源。

        當然,ISIS的存在和聯系,使得這起獨狼行動多了更為復雜的背景,而這也正是新型恐怖主義的特征,即分散、自發的相應一個遙遠恐怖組織,然后單方面獨自采取行動,并把個人的極端偏好披上圣戰的光環,與稍早的波士頓爆炸如出一轍。早期基地組織在世界各地的恐怖襲擊也多采取這種模式,甚至可在巴黎恐襲中發現類似跡象。只是,這種高度本地化的單獨行動模式,完全利用全球化的自由流動條件、利用專業知識和技能、以及寬松的槍支市場,無論理論上還是制度上對移民采取嚴格甄別、對槍支售賣采取嚴格登記和審核、對某些職業采取嚴格背景審查等措施,恐怕都難以根本防范,徒增行政成本,除了行政機關擴權,民眾幾乎得不到明顯的安全改善。

        換句話說,對這種模式的恐怖主義,人們其實無可奈何。以軍事行動大規模轟炸、消滅基地組織、塔利班、ISIS或許是必要的,也能收一時之效,對邪惡軸心國家采取禁運、封鎖、打擊、再平衡等等也能改善外部威脅,但是,意識形態的對抗和沖突卻難以根本消除。如果人們不想重復歷史的十字軍東征、以圣戰對圣戰,那么,在對外進行謹慎和堅決的武裝斗爭、捍衛自由秩序的同時,保持內部社會寬容幾乎便是唯一的選擇,也就是學習如何與恐怖主義共處。

        需要指出的,正視這種新型恐怖主義并非對惡的綏靖,而是對社會差異和政治紛爭的理解,因為對內的寬容是自由秩序的基石。綏靖只與外部威脅特別是可能長遠影響自由秩序的威脅有關。在恐怖主義不會自動停止的未來,也不意味著只有內戰狀態才能解決,依靠內部反恐戰爭而無限制地賦予警方和行政部門剝奪公民權利的權力,那恐怕才是自由秩序的最大威脅,可能永久地改變社會秩序。如霍布斯最初的教導,悲催痛苦的生活,與死亡比較起來,可以是更大的邪惡。只有不畏死亡的公民,才可能面對死亡,繼續生活,并且找到對抗恐怖主義、對抗一切邪惡的出路。那對無論美國人民還是世界人民來說,都是一樣的時代要求。

        (搜狐評論獨家原創,未經許可謝絕任何的形式的轉載,申請轉載請聯系本公號)

      專題策劃:搜狐評論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欧美熟妇精品视频,chinesevideos国产片,视频小说图区欧美国产 网站地图